赠从弟
标题 赠从弟 作者 刘桢
朝代 类型
内容 【其一】 泛泛东流水,磷磷水中石。 蘋藻生其涯,华叶纷扰溺。 采之荐宗庙,可以羞嘉客。 岂无园中葵,懿此出深泽。 【其二】 亭亭山上松,瑟瑟谷中风。 风声一何盛,松枝一何劲! 冰霜正惨凄,终岁常端正。 岂不罹凝寒,松柏有本性! 【其三】 凤凰集南岳,徘徊孤竹根。 于心有不厌,奋翅凌紫氛。 岂不常勤苦,羞与黄雀群。 何时当来仪,将须圣明君。
详解 陈柞明评论刘桢的诗,用了「翠峰插空,高云曳壁」的精妙比喻(《采菽堂古诗选》)。《赠从弟三首》确实当得起这样的赞美。作为咏物诗,这三首对蘋藻、松柏、凤凰虽然着笔不多,却都是画龙点睛,使它们个个风骨棱然。这正是诗人自身高洁之性、坚贞之节、远大怀抱的写照。倘若他自身没有这种「挺挺自持」的气骨,就不能将这类无情之物铸造得如此「高风跨俗」、富有生气。
注释 【其一】 山涧里溪水顺畅地向东流去,溪水清澈,水中的石头清晰可见。 蘋藻这些水草在水边默默地生长,十分茂盛,随着微波轻轻荡漾。 采集它们可以用作宗庙祭祀,可以进献给尊贵的宾客。 难道没有菜园中的冬葵这种珍贵的蔬菜可以用来进献吗?这是因为蘋藻来自幽远的水泽,更加美好、可贵。 【其二】 高山上挺拔耸立的松树,顶着山谷间瑟瑟呼啸的狂风。 风声是如此的猛烈,而松枝是如此的刚劲! 任它满天冰霜惨惨凄凄,松树的腰杆终年端端正正。 难道是松树没有遭遇凝重的寒意?不,是松柏天生有着耐寒的本性! 【其三】 凤凰在南岳集结,他们在枯败的竹林处徘徊不前。 我的心不气馁,奋力的展翅凌驾于高空之上。 我岂能不常常刻苦学习努力练习,我把和黄雀为伍当作耻辱。 什么时候才有杰出人物的降临,就要等到我面见君主。
翻译
主评
更新时间 2022-10-12 22:12:02